1. 首页
  2. 足球指数

19人扛火箭筒轰美国大使馆:北越输了这场攻势,却赢得整个战争

1968年1月31日凌晨,南越首府西贡的市民突然听到窗外有“啪啪啪”的响声。适逢春节,不少民众以为街上有人放鞭炮庆祝佳节。然而,随着响声愈发激烈,才有人察觉出异常——一场席卷整个南越的战争悄然降临了。

如今我们在谈论过去一些战争的胜利与否时,总喜欢更多地从结果出发去衡量过程,这多少会让人们对战争本身的评价出现偏颇。就拿苏联入侵阿富汗来说,苏军用一次次教科书式的军事行动将阿富汗压得毫无还手之力,直至撤退,苏军也牢牢地占据着阿富汗几乎所有的战略中镇和各大枢纽。当然了,苏联方面的损伤不可忽视,但单从军事角度来看,苏军官兵做得已足够好了。越南战争中的美军同理,美军以5.8万人阵亡的代价换取了敌方超过200万伤亡,战损之差不可谓不大,然而,在美国政府被本国民众的反战情绪和诸多政治因素压垮之前,北越实际上已经有点儿吃不消了。

进入1968年以后,越南战场的局势形成了微妙的平衡,纵使单位美军战斗力远超对手,武器装备水平占据碾压优势,但毕竟北越军是主场作战,正所谓“强龙压不过地头蛇”,美军的伤亡还在不断增加,局势说啥都很难再进一步了。适逢林登·贝恩斯·约翰逊政府因美军深陷越战泥沼无法抽身而备受民众抨击和质疑,加上春节临近,敌军官兵忙着回家过年,在防备上出现松弛,北越国防部长武元甲当即决定发起一场攻势,旨在一举扭转不利局面。

要说武元甲的想法,听上去还是有些“天真”,太理想化。

按照他的计划,北越连同南越游击队共调集数十万大军,对南越几乎所有的大中小城市发起突袭,尽可能地制造骚乱,鼓励南越民众发起大规模起义,从根本上动摇南越政权的根基。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北越心里清楚,美军是令人头疼的一道坎。武元甲曾表示,北越军能跟南越军打得有来有回,一碰上美军,总被打得七零八落,根本不是对手。然而在这次攻势中,多处美军反而成了北越军的重点攻击目标。

换句话说,北越政府高层恐怕对自己的军事力量都不抱多少信心,“让人民认识到南越政府的本来面目”,想依靠近乎于“煽动民心”这种不稳定性极强的手段来搞大新闻,多少有点孤注一掷的意味。不过,当时南越政权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正渐渐扩大,北越当局心里清楚,若在这个关键节骨眼上不找点事,恐怕用不了两三年,自己就当真成了名不正言不顺的“反动势力”了。

实际上,北越政府一早就偷偷摸摸派遣相当多的同志“深入基层”,跑到南越的地盘上宣扬“伟大胜利”,试图令南越人民痛恨南越政府和美军,以便日后达成“一呼百应”的效果。武元甲相信,只要能激起南越百姓的民族情绪,将美军拖入人民战争的滚滚洪流中,后者必定会同数年前法国殖民者一样,灰头土脸地撤走。这场精心策划的全面进攻发生在1968年春节前后,它也因此被称为“春节攻势”。

若用一句话来概括春节攻势,那便是“雷声大雨点小”,北越军和南越游击队在西贡的行动就可以被视为整个战争的缩影。

1月底,大部分南越军和警察陆续开始休假,在一片祥和的节日气氛中,美军也有点疏于防范,整个西贡只有数百名美军士兵。北越军的手段很聪明,他们将士兵乔装成老百姓,把武器弹药藏在米面袋子、竹篮和各种各样的年货里。有的甚至还装扮成寺庙和教堂的僧侣,通过棺材将枪支运送进城中,埋藏在便于找到的地方。曾有美军情报人员察觉出一些异常,但这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。春节前一天,南越当局解除了烟花爆竹燃放禁令,1968年1月31日凌晨3时,北越军突然发起进攻。

由于疏于防范,北越军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连战连捷,他们攻占了大部分西贡市区。与此同时,“春季攻势”在南越的地盘上燃起燎原之势,有上百座城镇被北越部队短暂地“解放”。局势不利再加上全国乱成一锅粥,南越当局甚至一度陷入绝望,他们以为大势已去,敌人就要把整个南越都吃掉了。

然而,北越军终究还是差了点火候。据相关资料推测,北越政府向攻势中投入的兵力约在32万~59.5万之间,这个数字看上去很唬人,但仔细一想,他们的目标是数百座大小城镇,其中除了南越44个省的首府外,还有几处美军精锐驻守的机场、要塞和防线,这些目标势必要分散更多的注意力,平均下来,进攻一座南越城市的兵力也就一两万人甚至更少。即便是一击得手,这点儿兵力恐怕也很难阻止对方的反扑。

在进攻西贡的过程中,有19名北越战士试图攻占美国驻南越大使馆。他们乔装成普通老百姓靠近使馆大门,趁对方不备击毙了门口两名美军宪兵,随后又试图拿火箭筒炸毁大门。然而,大使馆中的美军士兵及时作出回应,双方发生激烈交火,不久,101空降师乘直升机赶来增援,最终,19人全部被击毙,驻守大使馆的美军伤亡寥寥。不过,也正是大使馆遇袭,使得“春季攻势”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。北越军对西贡发起的袭击有组织有纪律,他们几乎同时对总统府、电台、南越军参谋总部和美军驻越援军司令部等目标发起进攻,这使对方疲于应付。司令部里的威廉·威斯特摩兰上将有些惊慌失措,他甚至都把手底下的参谋都赶上前线。

虽说头开得不错,但接下来的局势却令武元甲和北越当局倍感尴尬。

原来,虽然两军在街上打得热火朝天,民众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并不怎么感冒。每当北越军占领一处,他们便会向民众高声呼吁,号召他们加入到推翻南越政权、赶走美军的战争中来,然而响应者寥寥。失去了百姓的支持,北越军很难抵抗南越军和美军的反扑,2月5日,北越军被赶出西贡市区,其他各大城市的攻势也陆续趋于平息。被逼无奈的北越军情急之下想出一个昏招:他们化整为零躲进村镇,死死守住阵地,诱使敌军轰炸这些村镇。然而在炮弹落地前,北越军会偷偷溜走,等炮击停下来时再“占领”——他们试图用这种手段来毁掉南越政权在人民心中的形象。结果各大城市受损严重,西贡成片区域化为废墟;春节攻势开始后的一个月里,南越又增加了近200万难民。

其实,双方围绕西贡的战斗并不算最激烈的,发生在顺化、溪山这些地区的战斗才是。北越军躲进顺化王宫,美军不惜对诸多古迹展开轰炸;而驻扎在溪山基地的美军被围困长达76天,整个基地因太过严重的损坏而不得不废弃。随着溪山战役的失败,整个春节攻势基本宣告破产。然而,正如咱们在文章之前所说,从整个历史角度考量一场军事行动,得到的答案可能会有所偏颇,反之亦然。北越军显然是输掉了“春节攻势”,他们在这场进攻中损失了4.5万人,伤亡几乎达到了南越军的10倍。然而,正是这场进攻深深地撼动了约翰逊总统和他的幕僚,也使得他的威信扫地。

平息了北越军的进攻后,威斯特摩兰上将向总统讨要20.6万增援部队以荡平整个北越,然而,根据国防部特别顾问小组的研究,诸多美军专家一致认为,投入再多的兵力也无法挽回越南战场的危局了;美军每多拖一天,造成的损失都难以估量。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国内反战情绪的压迫下,约翰逊总统终于丧失了打下去的信心,南越政权最终成了美国政府的弃子。

春季攻势是越战局势最为关键的转折之一,战争胜败双方的命运反而因此彻底交换。如此戏剧化的局面,似乎正应了威灵顿公爵的那句历史名言:“假如有什么比输掉一场战争更加让人悲痛的话,那就是赢得一场战争。”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une-souris-rose.com/b/235546.html

a b